全国服务热线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电话:
传真:
服务热线:
邮箱:admin@baidu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公司新闻

才女秦锦丽作品展

作者: 时间:2019-10-21 10:44

《放生》

 

作者:秦锦丽

   

高原落日的步子迈得迟缓,留给我足够的时间目送,就如我们是一对久爱的恋人。目光,追随着它渐行渐远的身影,眼看就要翻过那座山头了,一跃的刹那,它跌进山坳里。正惊慌着,它又精灵一般从山的背后闪现。这一闪,把黄河第一弯照得金光拂面,灿若袈裟。逆流望去,一河碎金,微波不澜,一副富可敌国的淡定自若。

 

这是九曲黄河之首曲——甘南玛曲黄河岸边,是黄河长长征途的起步,似乎它料及沿途多舛,胸有成竹却又心事重重。当从青海出发,面向东南,慢行慢思,及至甘南玛曲时仍搁置不下,左拐右旋,漫出片片丰美草滩。终是悔情难断,便执意回返青海,诀别后,最终毅然决然一路东去,任凭关隘狭窄,峰回路转,不歇不休,归奔大海。如此,才造就首曲恢宏、淡定的气势。似流非流,似水若金,偶有风来,吹皱一河绫罗锦缎。逆光中,连绵起伏的山峦像黛青色的版画,充满沉浑之美。山下河岸,葱茏宁静的玛曲大草原芳草连天,白帐点点,一派和谐安祥。清清草香,携裹着绿氧离子,醉了这河,这山,这落日,这时空,还有我。    

 

这是今夏我去玛曲之际,傍晚独自在离县城20公里远的黄河第一弯撞见的大美。一个人静静地看,贪婪地闻,安闲地呼吸,屏蔽思绪,愁烦不涉,爱恨不及。渐渐地,这副肉体像拆了篱笆的院落,无遮无掩,无拘无禁,无边无形。一任风穿过,流星划过,吹落浊腐,照彻黑暗。恍惚间,小小的我成了风中的一粒尘埃,光亮中的一个分子。 

 物我两空,神奇曼妙的感觉,突然被一阵摩托车的引擎声搅散。扭头望向河堤,一个藏族男士从摩托车上下来,长袍裹肩,怀抱物件,脚步咚咚径直从十米长的石阶上走了下来。

 

这么晚了,什么人?

 

心倏忽回腑,怦怦直跳。跑吧,漫漫河畔,无路可择。不跑吧,头皮阵阵发紧。据说藏族人可是随时别着腰刀呢。两腿不觉开始打颤,机警地盯着。他走向岸边,哗啦一声,把什么倒向河里。啪、啪,河里响起一阵击水声。我的心提到嗓子眼,难道?那样的话,他发现我在场,会不会……不敢往下想。盼望他快速离开,逃之夭夭。可他既没有看我,也没有离开,而是双膝跪地,双手合十,叩了一头。懂得敬仰,才可下跪,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下。他做这一连串动作时,旁若无人,他不会没看见六七米之遥的这个大活人吧?就在站起之际,他转向我,平和地看了我一眼。我微微笑着,算是回应。好奇心驱使,轻声道:

 

“请问你刚才给河里倒了什么?”

“放生鱼。”他懂得汉语。

“从哪来的鱼?”

“市场买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放生嘛。”

“这鱼多少钱?”

“27元。”

 

语言多少有些障碍,只能用简短句子。交流几句后,我才明白,放生,是藏族地区的习惯。没有约定,没有规章,只随心愿。这位22岁的名叫多杰的小伙子,家住阿尼玛山那边,在县城皮毛市场打工,心有感动时,收工后就到市场鱼摊买一条鱼,回家时顺道河边放生。今天这条鱼是他当天工资除去午饭后仅剩的27元买来的。

 

多杰只读到小学二年级。没念多少书,却懂得怜悯;没有多少文化,却有信仰。只要有信仰,人不分种族、民族,都会释放出人性中的良善、慈悲情怀。年轻的多杰,在傍晚回家的路上,也送一条鱼回家,多好。我立刻感觉胸前背后温暖厚实。我向多杰竖起大拇指,代替了想说的话。多杰抱拳说:“扎西得勒。”随后跳上台阶,发动摩托车,轰地一声跨上黄河大桥。

铺满月光的河面上,噼噼啪啪溅起朵朵浪花,鱼儿们在欢腾雀跃着。兴许,那条放生鱼的亲朋四邻闻讯前来庆贺,一河的浪花正是他们欢喜感恩的鱼语。

 

元代赵孟頫诗云:“同生今世亦有缘,同尽沧桑一梦间。往事不堪回首论,放生池畔忆前愆。”但如此美好的情境下,我实在不想,也不愿忆起人类活吃猴脑时猴子的眼泪、活剥貂皮时貂的哀嚎。我祈祷一切的罪愆能获得赦免,人类能在草绳布衣下,珍藏一颗回归善的原点的心。

 

这晚,母亲河第一弯的月光下,宛似谁放生了我,我放生了谁。

 寰俊鍥剧墖_20191016154553.jpg

寰俊鍥剧墖_20191016154553.jpg

秦锦丽,笔名牧子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甘肃省作协理事,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、散文委员会副主任。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。出版散文集《月亮没有爬上来》《月满乡心》等。曾获冰心散文奖、中华宝石文学奖、黄河文学奖等奖项。 其作品入选过中学语文教材及中高考阅读网。